文苑擷英

白建禮 散文——《一碗面那是家的味道》

作者: 白建禮     時間: 2020-05-17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一碗面那是家的味道


陜西人愛吃面是幾乎國人都知道的事情,卻不知愛吃面的陜西人主要集中在關中和陜北地區,最著名的數陜西的油潑辣子biángbiáng面,其它的如關中的臊子面、褲帶面、旗花面、油潑面、蒜蘸面、漿水面、岐山臊子面、戶縣軟面、乾縣一口香、耀縣咸湯面、黃陵石腰子棍棍面、陜北的羊肉面、酸菜排骨面、香菇面等等總有一碗適合你的味蕾,陜西人愛吃面是一種天性、是一種傳統、更是一份傳承。

我是土生土長的陜西關中農村人,記得小時候母親教的第一首兒歌就是biángbiáng面的biáng字,“一點冒上天,黃河兩頭彎,八字大張口,言字往里走,你一扭我一扭,東一長西一長,中間坐個馬大(dai)王,心字底、月字膀,留個勾搭掛麻糖,推著車車走咸陽?!倍乙彩悄赣H最拿手的面食,面搟的薄后均勻切成寬寬的長方條,準備一盆漿水,炒些蔥花和韭菜倒在里面,放點蒜末,熟點油澆在上面,蔥花、韭菜花、油花夾雜著漿水、蒜的香味撲鼻而來,讓人直流哈喇子,煮好面后澆上多多的漿水,挖一勺油潑辣子,再放些許芝麻鹽,夾起一片放到嘴里,感覺一會清淡爽口,一會濃烈鮮香,那滋味真是讓人陶醉,連媳婦這個山東人也非常喜歡,可就是怎么也學不會,這兩年母親在哥哥家,所以我也是幾年沒有吃上母親做的漿水biángbiáng面了,每次去看母親也是哥哥領著在外邊吃飯,也就沒能吃上母親做的那碗面,使我每次都有一點點遺憾。

第一次吃油潑面是從來不做飯的父親做的,那年冬天的一天母親不在家就我們爺倆,父親讓我下午壓點面條(其實自己不會都是在壓面房壓的),晚上父親下班,我放學準備好面條,天剛蒙蒙黑可是卻停電了,父親就著窗戶的一點微弱的亮光切好蔥花,然后點著蠟燭在客廳的鐵爐子上開始煮面條,看著面條在鍋里不停的翻滾,我還在想這面條到底要該怎么吃,只見父親煮好后撈到碗里,又把炒瓢里到上許多油放在火爐上,又急急忙忙把切好的蔥花、鹽、味精、辣椒面、醬油醋按比例放到碗里,油熱了,只見父親拿了一個勺子將熱油澆在碗里的調料上,刺啦一聲,油煙裹挾著調料的香味飄的滿屋都是,父親說好了,我急不可耐的端起碗來拌了拌,挑起面條就吸溜吸溜地往嘴里送也不管燙不燙,只覺得那香味滿嘴都是,然后由嘴里流到喉嚨再滑倒胃里,感覺就像滲透肌膚里融入到骨頭里,讓我幾十年都無法忘懷,到其實現在也偶爾吃次油潑面,但是就是再也不是那種滋味,因為再也感受不到父親的味道、父親的愛。

記得剛結婚不久,妻子不愛吃面,我愛吃面,基本上每天都要求給我做一頓面條。有一天,妻子也不知道那根神經不對了想起要“治一治”我這愛吃面的毛病,結果是連續三天,湯面條、油潑面、糊涂面、臊子面、雜醬面、棍棍面六頓面條而且不重樣的做,也沒有讓我屈服,反倒讓她明白了老陜人愛吃面是浸到骨子里的,是與生俱來的,結果還把她慢慢地培養的也喜歡上了吃面,并且做的一手好面。這就是一碗美味可口的面條的魅力,那各種風味的面條滿足著每個人不同的味蕾,充斥著色香味的誘惑使人無法拒絕。

近一個月,因為家里有事,妻子不在家,每天吃飯也是胡亂湊活,外邊的面條怎么吃也沒有家的味道,每天晚上孤獨的坐在電視機前看著新聞,品著茶,讓我由衷的感到家是什么?家似樹木踏著的土地,是一個蘊含親情的地方,是一個圣潔寬容接納的地方,清晨,迎著朝陽,她送你出門,傍晚,踏著夕陽,她候你歸來,當你因失敗而頹廢時,她給你力量引你走出黑暗;當你成功喜悅時她告訴你勝不驕敗不餒,勇攀高峰;當你受了委屈無處訴說時,家是最好的聆聽者,是難舍的親情、是溫馨的集體、是充滿愛的世界。而擁有一個溫馨和美家是幸福溫暖的,擁有一個靈魂歇息暢游的港灣是幸運的,下班回家時再吃一碗香滑可口的面條那是更愜意的!


黃陵礦業  白建禮


上一篇:李建明 攝影——《走馬觀花看新堡村》 下一篇:付增戰 散文——《鳳城七路》
吉林11选5真准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