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苑擷英

周換麗 散文——《那年白蒿麥飯香》

作者: 周換麗     時間: 2020-05-08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那年白蒿麥飯香


陜北的春天一年比一年來的晚了,也從來沒有一個春天像今年這樣令人期待。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遲遲不退,也沒能實實在在的感受春天的氣息。

清明隨老公一起回了趟老家。老家距離縣城大約三十多公里可開車要一個小時左右,一路上垂柳郁郁蔥蔥,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?!凹t杏枝頭春意鬧”,杏花灘公園的杏花開的正熱鬧,引來不少賞花的人,禁足了兩個月,才更珍惜外面自由的空氣,只是戴著口罩,遺憾不能親嗅花香。陜北的春天雖然來得晚,但始終沒有缺席。

蜿蜒的山路,對于暈車的我,實在是種折磨,一路上吐得昏天黑地,終于到家了,車子還沒停穩,我就趕緊下來,山里的空氣的確比城市清新。腳踩在黃土上一瞬間感覺病毒已經遠離,舒展了腰身,突然發現竟有一大片白蒿冒出來,滿地的白蒿將我拉回童年那挖野菜的時代。

白蒿,可以算是春天最早的一種野菜了,葉呈白灰,有股子淡淡的藥香。因為經冬不死,春來因陳根而生,故名因陳或茵陳。茵陳是一味中藥,性微寒,味辛,苦,能清熱利濕,退黃疸,可治療各種急、慢性肝炎等病。在農村有這么一句話“正月茵陳二月蒿,三月白蒿當柴燒”意思是正月開春時,剛發幼苗,藥用價值極高,中藥稱“茵陳”。二月時,茵陳長大,藥性也減弱,非常適合食用,稱“白蒿”。三月氣溫逐漸升高,長成蒿子,非常茂盛,已沒有藥用及食用價值,只能當柴草燒掉。當然,這個民諺所講的時間只是針對關中地區,陜北氣候偏冷,三月時白蒿才冒出來,四月里正適合采摘食用。由于氣候和地域的不同,有些地方六月當柴燒,但所說的道理是一樣的。

記得小時候,每次姐姐跟同伴去挖野菜時,我總是像個小尾巴跟在后面,那時候的天格外的藍,春野里到處散發著麥苗與野草發出來的幽香,而白蒿就藏在這田間地頭,揮著小鏟子哼著歌,不一會就裝滿了一竹籃子,到家后,隨母親一起把黃葉摘掉,這可是個費功夫的活,想著很快就能吃上香噴噴的麥飯,也不覺得麻煩了。擇洗干凈后,將白蒿稍稍控下水分,扒上幾根大蔥,熱上少許豬大油,當然也可以用食用油替代。準備工作做好后,從甕里舀上一碗關中農家自產的小麥面粉,將白蒿、蔥花、豬油拌在一起,再加上適量的食鹽、少許五香粉拌勻,為確保白蒿不沾不黏,母親總會揉上一個自家蒸的白面饃饃,這樣蒸出來的麥飯,口感更好,所以同樣的飯,母親做出來總比別家的好吃。拌勻之后,燒好灶火,鋪上籠布,將方才拌好的白蒿均勻地鋪上,大火蒸二十分鐘即可。麥飯好不好吃,關鍵還得看料汁,剝上幾瓣蒜搗成泥,再來勺辣椒面,用燒好的花椒油滋啦一潑,加入生抽、食鹽、陳醋,這樣料汁就調好了,待麥飯蒸好,盛上一碗鮮香的麥飯再拌上香辣的料汁,真是讓人垂涎三尺,原汁原味的野菜入口,感覺滿嘴都是春天的味道,“日長處處鶯聲美,歲樂家家麥飯香”難怪連南宋的陸游也很是熱愛。在那些年吃膩了一冬白菜、蘿卜的時候,這鄉土味的麥飯,扮綠了農家的餐桌。這樣亦菜亦飯的麥飯,雖來自田間地頭,確掩不住它的美味。盡管那時不富裕,但我們姊妹卻很有口福,因為在那青黃不接的時候母親總會變著花樣給我們做些薺菜餡餃子、菠菜面、香椿炒雞蛋,涼拌小蒜等等豐富餐桌,填補沒有菜上桌的尷尬,這些樸素的味道,不僅是故鄉小時候的味道,更是記憶中媽媽的味道。

春天,萬物萌生,氣溫升高,很容易導致肝火上升,食白蒿可以清利肝膽濕熱,養肝護肝,這樣藥食同源,在給我們充饑的同時,也添加了保健功能。

如今人們生活富裕了,吃的時候講究的是健康,看中的是養生,所以這些不起眼的野菜也成了酒店餐桌的新貴,但對于我來說,卻是童年甜蜜快樂的回憶,它美了舌尖、美了生活、美了整個春天。

(運銷集團  周換麗)

上一篇:王祥龍 攝影——《花開不負等待》 下一篇:于利華 散文——《且喜春歸》
吉林11选5真准网